沉迷搞偶,新坑老坑一起躺。
为什么不换号呢因为懒。

[帝韦伯] Take a Little Ride

仍然是一辆破车。大帝二世。

没什么特殊背景和设定,都是我瞎BB的。

这次也没写一些深刻的感情啊羁绊啊缠缠绵绵到天涯的走心片段,主要内容是满足本人的低级趣味。

啰里吧嗦,全是bug。几乎放弃做人。

 

-

结束一天工作的、身心俱疲的埃尔梅罗二世在昏黄的的灯光中走出现代魔术科大楼,看见一辆庞然巨物停在大门口,心里咯噔一下。忽然有种相当不好的预感。

只见右侧驾驶座车门打开,冒出个比车身略高的红色脑袋。埃尔梅罗二世瞪着眼前这辆全新的黑色超大型两厢SUV,不禁仰天长叹。

“你当年偷酒也好,抢书店也好,形势所迫而已。现在和平年代,既不是圣杯战争,也没有人理危机,你竟然跑去偷车,这就很不对了。”

“谁说这是偷的?这是买的。”

 

从迦勒底回来后,伊斯坎达尔的确在现代社会混得如鱼得水,对新生事物接受度奇高。还记得刚回到时钟塔,料理了魔术协会的琐碎事项后,安稳了没几天,伊斯坎达尔便要去城市里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说是即便被圣杯赋予了相应的知识,有些东西还是要亲身体验过才算数。埃尔梅罗二世领着他逛了两天,熟悉了街道位置后,让他自己去慢慢探索。

于是在某天下午,伊斯坎达尔拐进了博物馆,当时正逢亚欧大陆文明史特展,其中的一两个大厅满坑满谷都是征服王熟得不能再熟的物件和故事。在插进两个人对一件祭祀用具使用方法的讨论之后,伊斯坎达尔的话头一发不可收拾,极具感染力的生动的洗脑式解说迅速在工作日清冷的展厅中拢了一批人,像个熙熙攘攘旅行团的导游,在展馆中兜了一大圈。最后被好事者拿手机录下视频PO上网站,两天播放量百万,自此伊斯坎达尔在网红之路上迈出了第一步。先是直播讲世界史,后来因为一次偶然的游戏直播,点击量直线飙升,于是新增了游戏实况,主打即时战略类,最近还逐渐开始在一些电视或网络节目上登台。埃尔梅罗二世起先还会黑着脸唠叨两句,后来看并没造成什么负面影响,反倒还会收获不少外快,也就随他折腾,心情好的时候甚至会一块在直播间来几盘,前提是不露脸。

 

埃尔梅罗二世松了松领带,瘫在副驾,任凭窗外的街灯和行人飞速后退。他默默计算起俩人目前的日常收支和以后的养车费用,惊觉融入现代文明的伊斯坎达尔的稳定收入已经超过了自己,如果不把埃尔梅罗家的欠债包括在内,还能有不少盈余。耳朵里听见伊斯坎达尔对自己选车眼光的啧啧称赞,比如漆黑光亮的车身简直比得上布塞弗勒斯的毛发,踩下油门那一刻发动机的轰鸣就像雷电中的神威车轮一样振奋人心。

“你干脆搞辆坦克算了,怎么说也是陆战之王,完全配得上你的身份,再装上反坦克装甲,日常用起来估计不比你的宝具差。”

“嗯,坦克确实在考虑范围之内,但最后还是觉得,以现在的收入状况,给你省点预算比较好吧。而且不能像这种越野车一样,确定了要买的型号之后只要交钱就能立刻拿到手开出门。”

见鬼了,他还真想过把坦克开上伦敦闹市区的马路。真是毫不意外啊。

还是说要感谢这位曾富有四海的王者如今能安于精打细算的小市民生活,连普通的交通工具问题都要考虑到这个份上呢。埃尔梅罗二世本能地又想摸胃药,想起白天跟莱妮丝见了一面,又收了个从别的科转过来的问题学生,已经吃完了今天的配额,不得不收回了手。

 

经过近二十年的努力和斡旋,如今的埃尔梅罗学派在时钟塔地位愈发水涨船高。尤其是那两次特殊的圣杯战争之后。拯救人理一事,虽然表世界风平浪静,但魔术界的普通魔术师多少知道点皮毛,埃尔梅罗二世在其中起到的作用经由官方消息和小道消息同时传播,鲜花着锦,外带添油加醋,令他和他的教室一时间声名大噪。随之而来换汤不换药的派别纷争与门阀倾轧自不必说,每逢社交季争着与他结交的阿猫阿狗比起以前也是只增不减。除了工作时间烦得不行之外,好处倒是有一点,即原本觉得有生之年还不完的海底冰山般巨大的欠债,竟然通过不断上门的人情债的方式,肉眼可见地一点点间接融化掉了。

莱妮丝今日上门,就是来表明,如今家族地位稳固,欠债也有望还清,但当初兄长承诺的魔术刻印修复的问题还亟待解决。说白了,就是仍然要把韦伯·维尔维特跟自己一辈子绑在一条船上。

面对这个首屈一指的愉悦犯,埃尔梅罗二世当然一早有这个觉悟。只是如今莱妮丝已经从当年故作老练的少女长成一位真正对外手腕利落的大人,但跟自己讲起话来却仍然是一副冷嘲热讽不气死人不罢休的架势:“您可是曾经说过要将学派恢复到二十年前的繁荣呢。作为委托人,我承认您这些年的成果确实值得称赞,可离您答应过的学派的鼎盛时期还是有一段距离呀。现如今,兄长您也不比以往,自打从那边回来之后,已经不再是个独居的单身汉了,时间和精力难免要分一些过去。唉,身为妹妹的我自然不便对兄长的私人生活干涉太多,只是难免要多提醒一句,工作和生活,不平衡好可不行。”

“我自己也没有放弃现代魔术科和埃尔梅罗教室的打算,不会影响太多……”

“哎,亲爱的哥哥,我说的可不是这个。过去二十年,您为了埃尔梅罗呕心沥血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呢。还有圣杯战争也是,我可是无时无刻不在担心有朝一日您……那家族可就失去一条强而有力的臂膀了,得不偿失的事我可不做。现在呢,无论是家族还是教室,境况姑且都还算过得去,就算是为了格蕾,我也要劝您在这边少操些心。最好能多活个几十年,好为了埃尔梅罗继续卖命呢。呵呵。”

扔下一段话,脸上噙着笑意的莱妮丝轻巧地转身道别出了门,水银女仆行过礼也随之离去,留下他一人消化刚刚听到的异常信息。

 

恍过神来,伊斯坎达尔仍然在身边滔滔不绝他选车的心路历程,刚刚讲到不选择敞篷车的理由一二三,埃尔梅罗二世溜了个号,只听到什么虽然驾驶起来有如风般的快感,但在最后关头因为私密性不够好和空间问题所以还是放弃了这个选项。

私密性?开个车不都是上街吗?有什么关系。转眼却发现窗外的街景已经完全变了个样。

“喂,这不是回家的方向吧,笨蛋!”


后面走这


-

评论(15)
热度(646)

© 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