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搞偶,新坑老坑一起躺。
为什么不换号呢因为懒。

[幼帝二世] 课后答疑

#这次是小王子。废话贼多的一个烂大街梗。

##事件簿片场的斯芬·古拉雪特先生、FSF片场的弗拉特·埃斯卡尔德斯先生及同时在隔壁FA片场轧戏的考列斯·弗尔维吉·尤格多米尼亚先生,感谢他们不要命的倾情客串。

女孩子们结伴喝茶聊八卦去了。

###魔术内容日常瞎编。毕竟我只会写谈恋爱。

 

-

 

在上班时间,君主埃尔梅罗二世办公室的门一向是对学生敞开的。

斯芬·古拉雪特抱着高高的一摞论文纸站在紧闭的门口。

难道教授不在吗?

左思右想,他还是选择了先敲门。听到门的另一面有轻微的响动,然后是一声“进来。”

埃尔梅罗二世端坐在窗边宽大的办公桌前,房间里看起来没有别人。

“教授,选修课所有学生的课程作业我刚刚收齐,都在这里了。”

“是哪个题目的?”

“上上节课的延伸题目,现代魔术与炼金术的溯源及发展沿革,选一个细化分支写五千字综述。”

“不错,辛苦你了,就放在这儿吧。”教授用手指关节磕了磕桌面,“回去顺便通知他们,下周二讲评,算在期末最终得分里面。”

“哎?现在才……”

“不突然袭击一下,有些学生就一直不长记性。虽然只是个选修,但临时抱佛脚总不是端正的求学态度。不过你倒不用替他们着急,这次不合格,下个月还会有一次作业评分机会,先不要告诉他们就是了。”

斯芬点头答应,心里默默列了几个同情兼幸灾乐祸的名单。

他不自觉的动了动鼻子,今天教授的办公室里,气味有点不对劲。

可能是因为格蕾亲亲不在吧,听说是教授让她跟着远坂去矿石科取实验用的材料去了。

“你怎么知道格蕾的去向?我并不记得有跟你说过这件事吧?要不要把十米的禁令改成非必要时刻不许出现在同一栋建筑物里啊?”

诶?怎么一不注意把脑子里的想法给说出来了?

“教教教教授我没跟着她我只是刚才听露维亚说起的不要让我离格蕾亲亲太远不不不我一定控制自己绝对不会主动靠近她的啊教授!!!!”

斯芬嘴里每喊出两个词,腿就向后挪出一步,等捱到门口,一反刚才的乖巧冷静,夺门而出。

“哟,路希安~君,你也来问教授问题吗!哇,不要一见到我就跑啊!”

 

斯芬跑着离开时,埃尔梅罗二世有那么一瞬间试图站起身,但看到门口来人的那刻又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拉回了椅子里。

“埃斯卡尔德斯先生,按时间表,你应该刚刚下课。所以呢,是又在哪一科教授的课堂上捅了篓子,要赶在他怒气冲冲朝我告状之前先来请罪,好减轻受罚的课题量吗?诺利吉的地下书库已经半个月没好好清扫过了。”

弗拉特进门后直奔书桌前,一屁股坐了下来。

“教授,我发誓,白天上课时一直老实得很,没有惹得那些老师特别的……呃……像以前那么生气。一定不会有其他老师来投诉我。我是有一些课题上的问题想请教伦、不、请教教授您。”

“喔?这倒很稀奇啊。”

“是我在课堂上睡……不是,随口听到老师讲课的时候想到的事。是这几天一直在做的教授你提出的关于魔力流动原理和传导方式的研究。我个人的使用记录的话,以前在各种情况中都基本是靠直觉达成的,至于具体的发动条件、魔术回路的协调规律和其他细节之类,却都没深入去考虑过,每次都是等我意识到之后就变成那个样子啦。研究起来会很麻烦不说,实战中也不大可能有空想得起来去运用这些,但想了想还是了解一下比较好嘛,万一遇到了棘手状况什么的。我也有努力看了很多文字资料的!可都是魔术师与无机物或有机环境进行交互的资料比较多,魔术师与魔术师之间的传导这一部分,除了涉及到魔术刻印的继承之外,记载其他方式的书籍很难找到啊!”

少年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说着几乎能让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魔术师呕血致死的发言,还一脸“这次很认真求表扬”的表情。

弗拉特等不到教授回答,突然发觉到对方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的脸颊上,于是抬手摸了摸。是一个不算浅的方角凹痕。

“哇!教授我不是故意在课堂上睡觉的,只有五分钟,呃,不超过十分钟!二十分钟好像也有可能啦,但是绝对没有被讲课的老师发现!!”

说完还慌慌张张地拿手背擦了擦嘴角并不存在的口水。

“算了,现在有些降灵科老师的水平……不去讲台上砸场子就算你很懂事了。”埃尔梅罗二世没有再计较弗拉特的言行,眼神飘了一会儿,回答起刚才的问题。“是说魔力在魔术师之间,或者说,是具有魔力的生命体之间传输的方式吗?”

“嗯!就是这个!”

“一般来说,魔术师的魔力即是生命力的一部分,本质和普通人的生命力没什么两样,差别只在于储量的多少,和运用的方式而已。不是魔术师的人类也拥有所谓的魔力,只是他们的魔力通常外化为用于维持生存所需的必要能量,通过代谢来消耗,靠进食以及睡眠等活动进行补充。换句话说,魔术师行使魔术,实际上是一种大量消耗生命力的行为,通过魔术回路将生命力转换为攻击的能量、防御的结界、或是建立流转的通道等等。作为魔术师,这些内容就算是你也应该当作常识来知道。”

“所以说,魔术师之间魔力的传输,实际上就是生命力的传输了?”

“可以这么理解。魔术师的魔力也可以和普通人一样,通过食物和睡眠进行补充,不过这种方式可以划分到与外界有机环境和无机物交互的那个范畴中。至于生命体之间的情况……”

教授的讲解在关键的地方意外地停顿了一下。

“就是将他们身上具有生命力的部分进行交换吗?”

“……差不多吧。优秀的魔术师可以通过直接调动魔术回路来达到交换生命力的目的。如果对魔术回路的调动不够熟练,或是无法顺利开启回路的话,通常来说方法不止一种,其中以包含生命信息的流体交换最为常用,比如魔术师的汗液、血液、或者精///液一类的物体。”

“那流向呢?是相互或可控的吗?”

“流向……需要进行传导的双方或者多方,在意识中主动模拟流向,一般情况下是单向的。由生命信息的提供方输出,至于接收方,则得到提供方所调出的魔力。另外,如果其中一方的力量处于绝对的掌控位置,那么只需要这一方有调动的意识,便能开启传输通道,这种情况也是,存在的。”

“哇,那这样的话,是不是就像传说中的吸血鬼一样,靠吸血获取生存的能量,然后再输出必要的东西,把对面也同化掉啊!还有,历史上的巫女狩猎,是不是也是某个势力为了获取巨量魔力而策划的阴谋行动?这些听起来有些麻烦哎,有没有更方便的方法呢教授?”少年听得开心,完全没注意到教授的断句越来越短,自顾自开始举一反三,又抛出了更多延伸话题。

“首先,吸血鬼……不能算是完全的传说,其中的细节你之前应该了解了一点,但还,不到深入接触的时候。”埃尔梅罗二世像是在安抚学生一样喘了口气,“后面的问题,如果双方在某些方面有诸如契约、血缘等超出常人的联系的话,魔力的传导也不是非要靠体液交换来完成,只不过效率低些,通过长时间、大面积的直接身体接触,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在教授愈加低沉的声音里,弗拉特不禁回忆起在雪原市短暂的几天,他和他的servant共同经历的那次赝品圣杯战争。Berserker本身是十分耗魔的职阶,但在整个圣杯战争期间并没有在供魔方面产生过任何意外,除了自己在这方面有莫名的天分之外,果然还是高效率的魔力输送起了作用。

 “噢噢,原来这种魔力传输方式我在之前的圣杯战争里已经和开膛手先生无意中实践过了啊!”

那是当然了,在非战斗的其他场合,berserker有一大半的时间都以手表的形状缚在手腕上,虽然对于自己来说只是手腕皮肤的一块面积,但对berserker的那个形态的话,当然可以算是长时间和大面积的身体接触!

弗拉特的思路豁然开朗,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刚才的发言在无暇分心的老师听来会引起多么了不得的误解。

“你说,你和你的servant实践过什么??”

“教授,你怎么了?你的腿没撞到吧!还是桌子底下有猫钻进去了?”

“……你应该庆幸我的办公桌背面是封闭的,否则刚才就是一起体罚学生的教学事故了。”埃尔梅罗二世把自己的坐姿调整了回去,

“还有,在你来之前,降灵科的老师已经把你睡了整两节课的事情告诉了我。后天下午莱妮丝要去书库找一本典籍,我觉得她在那天应该不会想看到一堆杂乱无章的书架。”

“教授,我的问题还……”

“你再多说一句,到下学年之前整个书库的清扫工作都是你的。”

弗拉特一个激灵,双手捏住了嘴,但并没有停止喉咙里抑扬顿挫的震动,哼着谁也不懂的语言,一步三回头走出办公室。

 

埃尔梅罗二世在正要松气的当口,抬头却看见考列斯·弗尔维吉抱着电脑愣在门前。

“……进来吧。你……又有什么事儿啊。”

“那个,教授,上次讨论过的电池礼装改进,您提议过可以写一个用于远程控制的程序,现在算法的原型代码已经差不多完成了。其中有一个用于采集和计算魔力场数据的子模块,我做了一些模拟数据的实验,发现这些数据通常不是线性的,所以更换了一下拟合函数。教授您看一下这一部分的运算效率,还有没有改进的余地,另外是否需要加上并行的……”

考列斯从进门后便坐在桌子前低头调试程序,顺便汇报进度,

“考列斯啊……”

“啊。哎?教授您怎么在发抖,身体不舒服吗?用不用我把窗户关上?”

“没事……胃疼犯了而已。你可以先走,麻烦你回去把资料发给我,等我看完……会回复你。”

“那……我去找格蕾小姐过来?教授您需要看护的人手吗?”

“不用。我这还有药,让我自己待一会儿就好……离开的时候把门关上。”

“不然我还是……”

“你想跟弗拉特一起去扫地吗?还是替他做二十倍的课题?”到了这一句几乎是用吼的了。

“那教授您保重身体,我明天来找你!”考列斯用最快的速度扣上电脑,飞一样地跑了。

最后竟然还记得关上了门。

 

 

办公室里终于安静了下来。一阵细小的喘息声过后,埃尔梅罗二世终于再次开口说了句话。

“行了,你给我出来。”

从他的椅子前,宽大的办公桌底下,钻出了一个红头发的少年。

“老师,按你刚才的教学内容,你的魔力,现在应该有不少已经在我的身体里了吧。”

少年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状似无意地扑了扑酒红色连帽衫上显眼的皮鞋印,轻轻一跳,在身后的桌子上坐下来,俯视着椅子里的男人。

“乱来……下次再不许这样。”埃尔梅罗二世的告诫相当无力。

“你上班以外的时间都是我一个人的,”少年伸手从男人的西装上衣里扯出一块怀表,指着上面的时间冲他抱怨,“老师,现在已经六点半了。”

“真是……你连学生们的味都要吃吗?”

“又没被发现。老师你明明也比平时更兴奋吧。说起来,我们还没在这里做过呢。”

“胡说什么?上周才……”

“教室是教室,办公室是办公室,不一样的。而且,反正老师暂时也没什么力气再挪地方了吧。”

亚历山大笑着跳下桌子,两手撑着椅背,单膝跪在男人的双腿中间,低头亲吻他皱着的眉眼。


-

END


评论(23)
热度(241)

© 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