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搞偶,新坑老坑一起躺。
为什么不换号呢因为懒。

【fgo】今天的迦勒底也是一如既往的和平(五)

OOC,仅供娱乐。

接受一切挑刺和捉虫。

微量腐


 -

42、最近,某个名为“职阶克制”的流言,宛如深夜的都市传说一般,徘徊在迦勒底的每个角落。

七大职阶,像剪刀石头布一样互相牵制。

 

43、起初,有相当一部分参加过圣杯战争的从者并没有把这一流言当回事,认为这完全是无聊人士为了消遣和活跃气氛而编造的余兴节目,因为所谓的职阶克制在过往的数届圣杯战争中从没有体现过。

 

44、卫宫就曾谦虚地提到,除了做家务和投影魔术之外,他自认为并没有任何一项技艺能超越阿尔托莉雅。

面对库丘林“那个红色弓兵,知道伐?我一个Gae Bolg把他打得媳妇都不认识!”的说法,他表示要用炽天覆七重圆环教他做人。

 

 

44、但是有些平时无法解释的现象,在这个时候反倒成为了职阶克制的有力证据,让从者们又不得不对这个都市传说重视了起来。

比如——

 

45、人称屠龙剑圣的佐佐木小次郎,一见到美狄亚就躲着走。

平时冷冰冰的美杜莎在姐姐斯忒诺在场的时候完全就是只听话的小奶猫。

这算是比较平常的情况

 

46、新年宴会那天,喝多了酒扒在大厅里还没撤下的圣诞树梢上不下来,拼命往树下撒钱,恨不得让所有人跪在底下喊他爷爷的,人类最古的王吉尔伽美什,偏偏在看起来很温和的恩奇都面前乖得像个孙子。

尤其是,当恩奇都一板起脸,堂堂英雄王,屁都不敢多放一个。

这就很值得深思。

 

47、最让大家信服的,莫过于某晚,亚历山大和埃尔梅罗二世约好在房间里通宵打游戏。

住在附近的不知名从者声称,从后半夜开始,二世房间里一直传出持续的响动,推测可能打游戏出现了矛盾,一言不合就变成了打架。

翌日,从二世房间里出来的,不是人见人爱的红颜美少年,而是个身材雄伟的、自称征服王伊斯坎达尔的男人。

我们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感觉要瞎了,难道这个机构大半夜的被可疑英灵入侵了吗?

知晓一些内情的迪卢木多表示,虽然他自己也不愿意相信,但之前的正太和眼前的肌肉男确确实实,从身到心,都是同一个人。

 

48、此后的整整两天,时钟塔的君主、三国第一军师、战队第一辅助、全年无休、号称孔日天的,诸葛孔明兼埃尔梅罗二世大人,在跟征服王打了一架后,没能迈出房间一步。

达芬奇还告诉我们,她“正好路过”二世房间门口,听见二世用气急败坏的声音骂征服王“笨蛋”“跟以前一样不知道收敛”。

 

题外话,隔天就有一本画工精湛的不可描述的小册子在女性从者间流传开来。

 

48、总之,二世的休假事件除了让职阶克制的传说更加有说服力了一些之外,还对迦勒底这两天的作战效率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比如兰斯洛特出门作战的时候戴着宝石翁也没能成功掏出加特林。

弗拉德三世和玉藻前萎靡地对坐在饭桌边不说话。看着他们失落的样子,我简直想给他俩一人递上一根烟。

 

49、但还有些混乱的情况让人看不清到底是谁克制谁。

阿周那说迦尔纳生前死在自己手上。

可迦尔纳反驳道那是自己让着他。

二人在厨房大打出手,不分胜负,做到一半的咖喱洒了一地。

 

50、晚上的咖喱饭泡汤了,从者们饿着肚子,心情不佳,在食堂吵了起来。

贞德和玛修表示,你们克你们的,我就坐在那里你们也打不动我,不关我事。

坂田金时说,我管你谁是谁,上去就是一斧子,一路火花带闪电,一斧子不行就再来一斧子。

食堂里阴云密布,马上就要打成一团,一场混战眼看着不可避免。

 

51、最后,还是咕哒子出马,单手终结了混乱的场面。

总结道:什么职阶,什么克制,什么英灵,全都菜得抠脚,下一个。


待续。


-----------------------------------------------------------------------

写来写去好像都没什么性格的样子,嘤嘤的哭了起来。

-

到现在只肝了九个池子,咸鱼在这里向NGA的百池圣僧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作为一个没有杰克的人,苹果要留给今晚raber入队再吃。

但是抽到了童谣!




评论(17)
热度(128)

© 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