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搞偶,新坑老坑一起躺。
为什么不换号呢因为懒。

【FGO 达芬奇x罗曼】万能之人

达芬奇X罗曼,一发完。

为了方便区分所以达芬奇的人称用的是“她”。

其实就是懒。

特别甜,真的。不骗人。

 

-

“罗玛尼亲~你终于醒了!”达芬奇托腮蹲在床边,笑眯眯地看着床上驼着背睡眼惺忪的青年,“所长为了找你,差点掀翻了整栋楼,现在正在指挥室发脾气。看你在偷懒,我就帮你打了个掩护,记得报答我哦!”

只一瞬间,罗曼医生的脸上就没了刚才的倦怠,本来在揉眼睛的手从床头一把抓过工牌套在头上,喊着“惨了惨了”往指挥室狂奔,双手还在头顶翻飞地绑着睡成一团的头发。

达芬奇慢吞吞地起身,优哉游哉地跟在青年的身后,欣赏他慌乱的身影,同时想象着他意识到被捉弄之后松了一口气并抱怨自己的可爱神情。

 

罗玛尼·阿其曼是达芬奇被召唤以来注意到的第一个人类,也是她愿意留在这里,帮助完成拯救人理的事业的原因。从一开始,罗曼就是达芬奇的首要观察对象,时间一天天过去,她对他的关注丝毫没有变淡,反而越来越浓厚。到前所长发生事故时,这个看似懒懒散散、沉迷网络呕像,还利用一切机会摸鱼的人,拼尽全力使损失降到了最低,之后又扛起迦勒底的代理所长一职,并协助最后一位御主和其他从者们完成一次次特异点奠基复原的任务,直到今天。

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达芬奇渐渐发现,自己已经移不开眼睛。

最初,在达芬奇的苛刻审美中,罗曼医生的外表实在没什么过分美丽的地方。

唯一能让她偶尔失神的,就是那一头柔软的粉色头发,系成蓬松的马尾垂在脑后,总是让人产生一种想抱在怀里狠狠揉两把的冲动。

明明平日里只是个任人怎么欺负吐槽都不会生气、甚至还会陪笑的滥好人,可偏偏在危急时刻露出一丝能够力挽狂澜的气质,问题解决后,这种气息又瞬间消失不见。像石头缝隙里的钻石,在特定角度的阳光下才会折射出强烈又刺眼的光线,只一瞬间,让人以为自己平白生出错觉。

但是,这个肩膀瘦弱、气质温和、脸上永远带着温柔笑意的青年,除了本职的医生岗位之外,确确实实在负责着大半个迦勒底的运转工作。

总之,基于以上种种矛盾的理由,也可能毫无原因的,达芬奇对罗曼抱有一种过分的关注。

连她自己都觉得这种关注并不符合自己的一贯作风。

利用工作之余的一切机会,抓他的小辫子、捉弄他、调戏他、观察他的种种反应,捕捉每一个动作和微表情,成了达芬奇在迦勒底的最大乐趣。

偶尔还要凭借自己的外貌客串一下知心大姐姐的角色,倾听宅男医生的一些私人烦恼,并给出适当的建议。

虽然通常都是“啊啊啊为什么,魔法☆梅莉已经三天都没有回复过我的留言了,明明显示已读啊?”这种问题。

 

这一天是帮助立香和玛修进行灵子转移,完成特异点修复的工作日。达芬奇和罗曼在指挥室协同作战,进行一些必要的鉴定协助工作。

就在特异点中的少女和玛修被多名影从者围攻的关键时刻,设立在特异点的召唤阵突然在敌方魔力干扰下失效,失去了后援,随后通讯中断,迦勒底与御主的联系也就此断开。

指挥室立刻进入了紧张状态。在通讯断掉的前几秒,达芬奇监测到了干扰魔力的波动,于是她针对这种状况,用一长节工程的咏唱重新设立了避免类似干扰的新的召唤阵。完成任务的她准备帮罗曼修复通讯系统,刚抬起头,映入眼帘的就是医生与平时迥然不同的严肃侧脸,以及在汗水作用下粘在鬓角的一缕粉色碎发。

在二人的主导下,通讯系统很快恢复了正常,召唤阵也成功在特异点设立,得到支援的立香和玛修很快结束了最终战斗,经由灵子转移回到了迦勒底。

阶段的工作结束,达芬奇在指挥室整理魔术道具,脑中还回放着罗曼工作时认真的侧影。

生前,达芬奇把一生都投入了对美的追逐。不管是艺术、科学还是人体,在不断的追寻过程中,渐渐达到了万能的地步。穷尽一生后,再次现界之时,她又把毕生追求过的美丽的极致代入了自己的形象。

而现在,与罗曼相比,她突然发现,从前的很多东西都不大值得一提。

她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被什么填满了,只差一滴水,就会漫成比Oceanus更广阔的海。

罗曼从医务室回来,在达芬奇身后说:“立香和玛修的身体状况还不错,休息几天就好。只不过我快被她们训惨了啊,迦勒底的系统一到关键时刻就出问题什么的。咱们还是找个时间一起看看,尽量改善一下吧,列奥纳多?”

后面的话在达芬奇耳边绕来绕去,并没被听进脑子里。此时此刻她只想把医生按在墙壁上亲吻。

而她也确实这么做了。

之后,她抬起头,用惯常的腔调在罗曼耳边低语:“怎么样,我可是很厉害的哦~既然除了工作也没什么消遣——那——要不要试试跟我交往?”

罗曼整个上半身几乎要贴在桌上,双手撑在身后,一脸僵硬地抬头看着达芬奇,而达芬奇一手支在他旁边,由于与正常情况相反的身高差的缘故,整幅画面看起来有些难以言喻的微妙。

看着身下人好一会也没变化过的呆滞表情,达芬奇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哈哈哈哈,到返回英灵殿的时间,你的这幅表情都足够逗笑我。”达芬奇为失败的告白打了个掩护,一边伸手把快要躺平的罗曼扯了起来。

“你说的没错,距下次特异点修复还有一段时间,那么明天开始,每天到我工房里报到哦。”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达芬奇和罗曼在工房里,完成灵子转移系统中通讯模块和召唤阵模块的优化工作。一切如常。

新的召唤阵成功抵抗了最后一种魔力干扰后,两个人都长吁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释然和愉快的表情。

达芬奇拍了拍低头收拾纸张和器皿的医生笑道:“这些先放到一边,难得完成一项大规模工作。时间还早,喝一杯放松一下。”说着从乱七八糟的柜子里翻出了酒壶和酒杯,“这可是我的个人私藏。”

两人连椅子都没拿,随意坐在地面已经干涸失效的术式上。

“列奥纳多。”一杯喝完,罗曼放下杯子,在地上端坐好,喊了她的名字。

“嗯?怎么了?是不是我的酒比吉尔伽美什的还要好?”达芬奇端着杯笑着回答。

“你上次的提议,嗯……就是在指挥室的那次,是不是……真的……”

达芬奇脸上的微笑停滞了一秒,全身每一寸神经都紧张起来,甚至觉得魔力的流动都停止了。她认真地看向罗曼的眼睛。

“这几天,我认真想过了几次。如果是真的的话,我大概,并不是不能接受。不对,确切地说,应该是很开心地答应这件事。”

“虽然列奥纳多你后来笑得那么大声,虽然你一直就没有停止过欺负我,但我还是觉得,你上次其实很认真。”

“作为人的话,这对我来说是很新奇也很难得的体验,也是我一直期盼发生的环节。起初来到迦勒底,我以为在这样严肃的环境下,发生恋爱之类事情的概率会小得可怕。可是,就像你们叫我的名字一样,不管在什么时候,浪漫永远都是很棒的东西呢。”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也很喜欢达芬奇亲啊。”罗曼歪了歪头,眯起他漂亮的眼睛。

管他呢。

下一秒,达芬奇扔掉酒杯,把正沉浸在告白喜悦里的医生扑倒在地。

达芬奇亲吻着罗曼的嘴唇,手伸进了他的衣服下摆,从腹部游移到胸口,又越过肩膀,从蝴蝶骨一路滑到腰际,并继续往下移动。

“等等等等!”罗曼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从进攻下挣开脑袋,喘息着叫道,“达芬奇亲你你你!现在发生的事情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啊啊啊!!”

“关于我的外表和灵魂,我在被召唤之初就解释过,而你也表示了理解和接受。”达芬奇的另一只手摸了摸罗曼的头发。

“呃……嗯。”

“那么接下来,闭上眼睛,一切交给我,你只管放心享受。”她的手触碰了一下他的嘴唇,“我可是万能之人。”

……

魔术工房里一片狼藉。

无论地面还是工作台,都布满了杂乱的纸张和魔术工具。召唤阵痕迹的一部分被什么东西抹开,在地上晕染了一片;白大褂的衣角被红酒浸湿;工作台上魔杖的尾端沾着某种不明的半透明液体。

昏睡的医生全身只裹着一张柔软的毯子,被达芬奇抱在怀里,胸前和背后布满可疑的粉红色斑点。而事主正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

她挑起一缕粉色的头发,温柔地贴在自己的唇边。

好像有一句很重要的话,还没来得及对他说。

好像有什么事情忘记了……

好像……

 

 


 “……”

这个月来不知第几次,达芬奇从梦中惊醒。

她已经不像一个月前第一次醒来那样,因为分不清梦与现实而思维停滞,清醒后一个人在无声的黑暗中掩面痛哭。

如今的她,静静地躺在杂乱的工房,睁开空茫的双眼,仿佛盯着漆黑房间中某一粒漂浮的微尘。

自从罗曼医生,或者说,所罗门王,毁灭了自己的灵基以来,她几乎习惯了这样的梦境。同时,她也在内心深处承认,自己正从梦境中那个虚无缥缈的影子身上汲取一点点可怜的、赖以维持现界的精神力量。

随着时间的推移,梦与回忆的界限越发模糊,让达芬奇在恍惚中几乎难以辨认。

工作时讨好求助的笑脸,被恶意捉弄时气急败坏的埋怨,某几次处理突发危机时无言的默契——是确凿存在的现实。

指挥室里玩笑般的亲吻,魔术工房里突然的告白与酒后的缠绵——是达芬奇无果的妄想。

而那次打着恶作剧幌子的表白,却是真实发生过的。

只不过,罗曼以为那真的只是达芬奇的又一次恶作剧而已,事后几天,都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梦中没来得及说出的那句“我爱你”,直到罗曼已经离开了的今天,也没能说出口。

 

达芬奇从地上坐起身,扑了扑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径直走向倚在工作台边两具尚未完成但已经几可乱真的人偶。

分别是粉色头发和白色头发。

这段时间,除了完成必要的研究和日常工作以外,回到自己的私人工房,她几乎把所有闲暇时间都花在了这两具人偶上。除了这个梦,她现在并不需要睡眠。

在白天,达芬奇表现的比谁都要正常,仿佛某人从未离开过。但问题是,矫枉过正,达芬奇本身就不是一个能称为“正常”的存在,为了假意维持这个正常的状态,连平日里恰到好处缓解气氛的脱线言论和行为都欠奉。

所以被立香发现了异样,她和玛修一起去了工房,可进屋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埋头工作的达芬奇和台子上的两具人偶半成品,霎时间,橙色头发的少女就红了眼眶。最后,反倒是达芬奇笑着摸了摸两个女孩子的头,安慰她们说:“哭什么,过一段时间你们会在迦勒底再次看到Dr.罗曼。至于修复灵基的事嘛,就交给我啦,别忘了,我可是万能的达芬奇亲喔~”

 

然而,这一个月内,达芬奇进行了无数次实验,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不管是生前还是成为英灵之后,她从未尝过这样的挫折。

引以为傲的“万能之人”的称号,此刻在达芬奇心里听起来无比讽刺。

在所罗门的第一宝具面前,她出生以来首次觉得自己平庸得不像话。

 

抚摸着人偶的脸,沉思了片刻,达芬奇打算出门前往灵基召唤系统所在的方位,准备开始下一轮的试验。

刚打开工房的门,就看到梅林站在门外。虽然全身白色,却显得花哨的不行。

“早安啊,达芬奇亲。”

“早。怎么跑来我这,这个时候,你不是一般应该在指挥室吗?”

 “哈,前两天从master小姑娘那里听说了一点事情。我这有些东西,想了想,果然还是应该给你看看。”

 

梅林桌上的电脑,显示的是魔法☆梅莉的主页,罗曼的留言窗口。

“梅莉!你一定猜不到我今天见到了谁!达芬奇竟然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原来那幅名画是她的自画像!”

“啊啊啊达芬奇原来还是男人,只是用某种特殊方法变成了蒙娜丽莎而已。他的脑回路怎么会这么奇怪啊,就算是为了追求美,也不至于做到这种程度吧!”

……

“我好像被那位可怕的艺术家针对了……这两周里,她用替我的偷懒保密的名义骗我帮她组装了四个人偶,六个灵子转移的零件,九个专用魔术礼装,严重时甚至睡觉都在她的工房里!连上网找你的时间都没有!”

……

“没想到,与外表和作风不同,达芬奇亲意外的可靠。虽然平时说话跳来跳去,以捉弄人(主要是我)为乐,还有经常故意装可爱的嫌疑,可她真不愧是传说中的万能之人,连那种问题都能一下子解决掉。”

“算了昨天的话我收回,她只有在折磨我的方面显得特别万能。”

……

“梅莉,今天列奥纳多他……对我……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这种话……应该……只是像平时捉弄我一样,是在开玩笑吧。就算平时没什么正经样子,可是,他可是达芬奇啊,是英灵座上的伟人,怎么会对我……是在开玩笑吧。”

“问题是,我到底该把现在的达芬奇当成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啊!!”

“啊啊啊啊!可是我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我该怎么办啊!继续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吗?!”

……

“其实……性别之类的,我倒是完全不在意啦。只不过他是英灵,而我,虽然有一些复杂的原因,可现在姑且还算是个普通人。如果我的一生就此结束,他会不会陷入回忆,承受漫长的孤独呢。虽然这话听起来有些自恋,可是梅莉,我知道啊,如果一旦成真,那种滋味一点都不好受。所以,还不如……”

“就这样吧,谢谢你一直听我的牢骚,晚安!”

“嗯。我喜欢他。”

 

“智慧的所罗门王……在这方面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达芬奇合上电脑,揉了揉眼睛。

“认识他这么久,这一点我完全同意。那,现在可以工作了吗?”

“有一个关于修复灵基系统的全新思路,只是没有过先例,有些关键的地方需要你的帮助。”达芬奇站起身,邀请梅林一起。

“荣幸之至。在达成这件事上,我会全力与你合作,作为他的朋友。”

达芬奇笑了。

 

她坚信自己一定会再次看到,所罗门王脸上的,属于罗玛尼·阿其曼的笑容。

因为,我是万能之人。

 

 

 

--

第一次写这种啊啊啊啊,抽卡沉船的我内心是崩溃的。

以及谁能告诉我这对CP的tag咋打。

 

就设定的现实中两个人是大写加粗的双向单箭头,没挑明过。达芬奇亲在梦里补完了两人互相表白后的支线剧情走向,说到底其实还是没正经谈恋爱。

然后罗曼or所罗门进卡池的话,达芬奇亲大概会扑进召唤阵那种,氪个二十单满宝先

 

小天使们不要打我。我真的是国服咸鱼。

我觉得我写正经情节就是个渣渣

达芬奇差点OOC成半个怨妇……

 


评论(8)
热度(123)

© 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