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搞偶,新坑老坑一起躺。
为什么不换号呢因为懒。

[达芬奇罗曼]国际会议(上)

达芬奇x罗曼。

现代架空,魔术作为普通研究学科出现。

warning:达芬奇两种性别都有出没。

但不是双性,不是双性,不是双性。

总的来说是一个死缠烂打的故事。

找这个cp的粮,就像在北极戳冰盖

 

-

冬天,早晨七点。

A城,C大校园,天体魔术国家重点实验室。

罗玛尼·阿其曼和往常一样,在熹微晨光中第一个到达办公室。用钥匙开了门,把单肩包和羊毛围巾搭在椅背上,脱下带着寒气的大衣,换上白大褂,端起杯子走进茶水间。打开咖啡机之后,他便靠在桌子一角,用等咖啡的时间拿手机收邮件。

这是他读博士的第五年,也是延期的第二个年头。

自从去年年底他的导师雷夫教授,因严重的学术不端行为被撤职以来,他所在的课题组就一直处于散养状态。由于研究方向太过冷门,包括院长在内的学院其他大教授都没办法接手,大部分研究生看前途渺茫,纷纷改拜了山头。他自己的毕业事宜也就这么被耽搁了下来。

至于为什么还没彻底解散,一来是课题组承担的国家级魔术科学基金项目还没结题,这是一大笔资金来源;二来则是学院大BOSS的女儿,奥尔加玛丽·阿尼姆斯菲亚,因为研究兴趣使然,坚持留在这个课题组的原因。

于是延期的老博士罗玛尼·阿其曼,带领着直博二年生奥尔加玛丽、研二学生藤丸立香、以及从大四保研后就一直待在这的研一新生玛修·基列莱特三个年轻姑娘,为了发足论文,为了项目结题,为了顺利毕业,在各路大牛课题组的夹缝中,艰难地蹒跚前行。

罗玛尼并不是很在乎毕业早晚与否,不如说他更加享受这段漫长的象牙塔时光。虽然出身于单亲家庭,但殷实的家境足够允许他在三十岁之前都过着没有稳定收入的日子,父亲平日里忙于自己的事情,对他也并未抱着太大的期许。申请延毕只是顺势而为,并且他也是真的放心不下同组三个刚入门的小师妹。


邮箱里几封未读邮件,有院长日常对实验进度的询问,有项目中期答辩通知,也有玛修的改好的论文初稿叫他帮忙检查。他挑了几封,斟酌着简单回复过去,往下一刷,又弹出两封新邮件。一封论文期刊的系统邮件,一封私信。

系统邮件是上月他刚发表的一篇论文的首次被引用通知。

罗玛尼深深叹了口气。他用不着点开邮件查看,闭着眼睛都能知道引了他那篇读者寥寥的理论文章的人是谁。

列奥纳多·达·芬奇,魔术研究领域一颗冉冉升起的学术之星。其研究范围之广,眼光之超前,令其他学者望尘莫及。而且在理论和应用方面都是专精。

说起来,自己勉强还要叫他一声师兄。

自从达芬奇结束了在他们实验室为期四个月的访学,回到自己的国家后,两个人已经三年没有过直接交流了。无论是当面,电话,还是在网络上。

但这三年以来,自己发的每一篇论文,无论题目多冷僻,涉及的术式结构多艰深复杂,从有数据库检索开始算起,两个月之内,绝对会得到达芬奇发表的实验证明文章和引用。

以及达芬奇私人邮件给他的,论文中没有详细描述的实验细节。

但他从未回复过。

 

咖啡好了,罗玛尼把手机揣进白大褂口袋,随手从罐子里抓了四颗方糖丢进杯子,大拇指和食指捏着咖啡勺,无意识地搅动着,一边走出茶水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早,罗曼师兄。”玛修刚刚进门,双手正拿着眼镜,放在嘴边哈气,见师兄从茶水间出来,拘谨地打了个招呼。

“早,玛修。天这么冷,还来这么早啊。”罗玛尼笑了下,“你的改完的稿子我看了,内容没什么大问题,图片和基础术式的格式还需要调。你查一下C大学报魔术科学版块的投稿模板,照着改好就可以投了。有不懂的可以再问我,问立香也行,她上学期刚投过这家期刊。”

“好,谢谢师兄。那,上次实验用的量子碎片报销签字的事……”

“待会等奥尔加玛丽下课回来找她,让她直接联系她爸。这种便利条件,当然要尽量利用。”

“嗯!”玛修有点兴奋,重重地点了点头。

 

上午十点半,藤丸立香梳着乱糟糟的头发,打着哈欠出现在办公室。

“前辈,早上好。”玛修从电脑前抬起头,脸有点红。

“已经不是早上了,”罗玛尼吐槽道,“今天的立香也是这么精神十足啊。”

“我也不想的啊,昨天的实验太耗魔了,又搞到很晚,所以早上一不注意就没听到闹钟嘛。”

“没办法,项目的一部分,毕竟这个实验的魔力咱们课题组只有你能供得起。快清醒清醒,去帮玛修改论文。”

“好好好——”立香拖长了音答道。

“来来来小玛修,让我看看,哪里不明白尽管问我!”

“前辈……那个,手,请不要……弄乱头发……”玛修的脸更红了一些。

看着两个愉快交流的师妹,罗玛尼回过身继续蹲下调试仪器。

他本身是搞理论的,这些仪器并不是他研究所需的东西。只是雷夫教授留下的一堆烂摊子,总要有个人来收拾。

而且,他很喜欢这种被需要的感觉。

 

中午十二点,学校食堂。

奥尔加玛丽端着托盘,直接在四人桌唯一的空位上坐了下来,打断了其他三人热烈的谈话。

“喂,罗曼,收拾收拾,周五去T国D大举办的会议上作报告,往返机票学院助理已经买好了。”

罗玛尼一口饭差点喷出来:“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完全不知道?还有,作报告?我拿什么去讲?!”

奥尔加玛丽:“上次组会你做的阶段总结啊,院长觉得还不错,就让我拿着成果整理了一篇摘要,用你的名字投了会议。我说,你一个博士,偶尔也该出去外面看看吧,成天窝在实验室里像什么话。”

虽然做学问方面是罗玛尼比较擅长,但是课题组行政上的杂事基本都是奥尔加玛丽在管,从经费使用到实验场地租借,大小事情基本都要她点头才行。在学院里地位又特殊,所以对着这个强势的师妹,罗玛尼总是有一些无可奈何的迁就。

他低着头勉强解释道:“我主攻的方向太小众,机会少嘛。”

听了这个消息,立香最为开心:“诶,在D大?我一直很想去T国玩……不是,去感受一下D大浓厚的魔术研究氛围!到时候肯定有很多厉害的学者吧,我和玛修能不能也一起跟着去?”

玛修瞪大了眼睛:“前辈,等等,我还没说我想去呢。你这么提出要求,师姐她会为难的。”

奥尔加玛丽倒很是漫不经心,她挑着沙拉里的胡萝卜回答道:“只要罗曼肯挪窝,你们要去几个人都没问题。机票你们看着买,落地签也很方便,发票留好,回来找我报销。反正拜咱们宅男师兄所赐,项目里的差旅费正愁用不完呢。”

“师妹你不一起去吗?”

“别叫我师妹!”奥尔加玛丽瞪了罗玛尼一眼,“我有些学院里的事要处理,你们去吧。机会以后还多的是。”

 

等到下午的第一口蛋糕在口腔中融化的时候,罗玛尼才意识到,T国D大,正是达芬奇目前供职的学校。

 

TBC


评论(14)
热度(71)

© 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