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搞偶,新坑老坑一起躺。
为什么不换号呢因为懒。

[达芬奇罗曼] 国际会议(中)

达芬奇酱上线,剧情绝赞崩坏中。

高亮:是BL向,奸商大姐姐x医生。

点赞/阅读量之比再创新低。冷到瑟瑟发抖,谢谢留言的小天使带来温暖www。

他们特别可爱,写坏都是我的锅。


上篇点我。

 

---


三年前的秋天,罗玛尼还是个博士二年级学生,进组一年,刚刚结束一边上课一边做助教的状态,准备全力投入到科研事业中。

就在此时,在D大做博士后的达芬奇应院长马里斯比利的邀请,来罗玛尼所在的课题组交流。

当时课题组正是如日中天,雷夫教授长袖善舞,手底下经费来源不少,方向也各异,总是学院招生里收获最多也最得意的导师,没毕业的博士生就有七八个,硕士生更是茫茫多。罗玛尼在报名时本来想跟的是院长,结果院长年纪大,带不动太多学生,于是只挂了个名,实际上被塞到雷夫这里做事。

他的自我定位是课题组里某个很不起眼的、存在感低到就算开例会摸鱼也不会被逮到的普通人。

可偏偏就得到了那位明日之星的注意。

他对达芬奇的第一印象并不太好,觉得他某些方面跟自己那个整天游戏花丛招蜂引蝶的不正经老爹有些相像。长相看起来温和又清秀,但实际上却是个会举着石头逼对家公司老总在收购合同上按手印的角色。

还记得达芬奇刚来的时候,雷夫的脸差点没笑出褶,念叨着“三生有幸”“蓬荜生辉”之类的肉麻词,并表示要让几个重点学生带着达芬奇逛校园,晚上接风吃饭。

达芬奇回以一个标准的微笑,礼貌地表示,接风可以,全课题组陪同逛校园这种事就算了。

他的眼神看似往雷夫身后的人堆里随意一扫:“不麻烦,你们去忙吧,不用在意这些小事,随便找个人带我就好。”

然后他咳了一下,下巴冲旁边抬了抬:“比如旁边那个粉头发的博士生。”

罗玛尼就这么在雷夫心里被莫名其妙地记了一笔。

 

两个人一前一后从主楼草坪前走过。

罗玛尼在前面干巴巴地介绍,达芬奇在后面饶有兴味地回应:

“这是教学楼,本科生上课的地方。”

“嗯~环境不错,我下周开始要代一门专业选修课,应该就是在这里吧。不知道教师休息室有没有红茶啊。罗玛尼你喜不喜欢喝茶?”

“这是行政楼,平常办事的地方。”

“哇,这是不是你们学校最老的楼,爬山虎爬了一整面墙哎!先等下,我拍张照片。过来,看镜头,一——二——你笑得太僵硬了!”

“这是我们实验室大楼,你接下来四个月要呆的地方。”

“哎,你每天也在这栋楼里吗?”

罗玛尼心里的疑惑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从他硬要拉着自己逛校园开始,一直到现在,达芬奇一直试图把话题往自己身上引。

跟他老爹在公共场合搭讪女人的套路一模一样。

而且,怎么说也是初次见面,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叫本名,虽然对方是比自己年长,可起码应该先称呼一句阿其曼先生吧。

他忍不住回道:“老师,我平时是在这栋楼。但是我方向跟您不一样,所以雷夫教授并没把我排在你这次的项目人员名单里。”

在罗玛尼心里,这话属于婉拒。

可达芬奇却一脸诧异:“怎么会?我看过你的硕士毕业论文,写的很好,提出的观点和理论方法都不错,是值得深入做下去的课题,也跟我这次来交流的目的有关。我对这个方向比较陌生,这次主要是来学习的,还打算让你做我研究搭档。还是你现在不想再做以前的课题?对了,你的话,不用叫我老师,叫我列奥纳多,或者达芬奇,都可以。”

听到达芬奇提起研究方向的问题,年轻的博士生稍微露出了一点消沉的表情。

“雷夫教授说,关于人体魔术回路周期强度和变质情况与天体运行轨道之间数学关系的研究,虽然长远来看有些价值,但在这几年不容易申请经费,一直劝我改个热门的应用方向,比如感受式魔眼的信息储存啊、或者远距离抗干扰灵子通讯之类的。”

“那你自己的想法呢?是想彻底换方向,还是继续完善之前的工作?”达芬奇追问。

“如果可以继续自己的课题当然更好,但是导师那关不大可能过得去吧,雷夫教授一向还蛮专制的。”

“如果你担心导师意见的话,可以拜托我当说客喔!我的面子的话,不管雷夫那家伙还是阿尼姆斯菲亚院长,都会买账的。”

罗玛尼觉得自己实在是个戒心不高的人,特别轻易地就掉进了达芬奇挖的坑。

 但是至少未来几个月,两个人都将同在一个坑里,自己一直想做的科研目标也能得以实现,所以他也不太想去计较达芬奇的真实目的。

于是接下来的一周,达芬奇陪了罗玛尼三个通宵,快马加鞭赶出了一份完整的研修计划,和博士开题报告。罗玛尼本身就对自己原先的方向有一个十分清晰的研究思路,再加上达芬奇的斡旋,顺利通过了开题答辩,他本人也暂时借调到了达芬奇的组里。自此,二人开始了为期四个月的同事时光。

他从头到尾都没注意到达芬奇一开始说的话,为什么他会仔细去找一个硕士生的毕业论文来读。

 

充实的工作日总是过得很快。几个月的时间过去,达芬奇的短期项目有了阶段性的成果。罗玛尼也很开心,跟高水平学者合作的机会难得,期间他也学到了不少东西,思路得以拓宽,研究进展极快。有的时候闭上眼睛,仿佛能看见自己成功毕业那天的情景。而且,两人并列第一作者的某篇论文,也收到了魔术界顶级期刊的录用信息。

转眼就到了达芬奇结束访学回国的日子。

照例是院长默许一群爱玩的学生们自己举办了欢送仪式,并没有任何老师参加。达芬奇人缘好,短短时间内就成了办公室的气氛担当,有他在的日子实验室总是笑声不断。虽然做事看起来天马行空没有章法,但又处处透着妥帖,让人挑不出毛病。大小学生们都很喜欢他,与他合作最多的罗玛尼深知这一点。

当晚,欢送会的气氛十分热烈。学生办公室的桌子被挪到墙边码了一排,上面摆满了外卖的冷餐和酒水,有人用小魔术制造了五彩缤纷的棉花糖状的云朵,贴着投影成不同天气的天花板漂浮。罗玛尼虽然不擅长场面上的交际,但作为局外人而非参与者的时候,他都会很享受这种熙熙攘攘的、充满烟火气息的情景。就算每次都是孤零零地坐在角落里狂吃甜食当观众,他也是十分乐意的。

当他正看着场地中央两个师弟被一圈人围起来表演互搓小火球的时候,一个人紧挨着他坐了下来。

“看得出你很喜欢这些。”达芬奇用的是陈述句。

“可能因为小时候玩伴少,虽然现在性格有点内向,但还是想看到大家热热闹闹的。这不冲突吧。”

罗玛尼低头笑了下,两天后就要分别了,这种时刻他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转头看向旁边的蛋糕,想到自己已经吃了五块,就算是晚饭没吃别的,也是有点过分了。他只得缩回手,略带遗憾地抿了下嘴唇。

然而他不知道此刻他的嘴唇在达芬奇眼里看来比蛋糕上点缀的新鲜樱桃还要诱人。

背景音乐的鼓点一下变得激烈起来,看起来像是有人被拱上台即兴演唱,所有人的目光都一下子被吸引了过去。

于是趁着罗玛尼转头的空档,在一片喧嚣中,达芬奇把自己的双唇贴上了他的。

一秒的宁静时刻。

-

罗玛尼醒了,掀开身上的薄毯,摘下眼罩,舷窗外是一片纯粹的湛蓝,旁边两个小姑娘正兴奋得不行,一直在低声交谈,间或不知道在笑些什么。自己在三万英尺的高空,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要在T国的土地降落。

D大是这次会议的主办方,达芬奇是会务组成员,因此时隔多年的再次碰面简直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这倒不是罗玛尼特意去查了组委会名单,而是在准备阶段查找会议详细资料而去摸到官网时,看到达芬奇的全名和一长串头衔赫然就在第一排第一列。

他也不明白怎么会在飞机上打盹的时候突然就梦到以前,然而回忆一旦展开,思维就开始无法控制地补完后面的情节。

当时,自己理所当然愣住了,而后尴尬到无以复加,趁当时大家注意力不在自己这边,本能地抓起背包就贴着墙根跑出了门。因为体力问题,在半路就被追上,圈到了人行道上的路灯下面。

然后两个人就进行了长达十分钟的包括但不限于“合作伙伴、朋友、恋人、取向”的辩论。

具体内容罗玛尼已经忘了大半,只记得两点。

一个是达芬奇说的,叫他不用担心远距离的问题。如果罗曼能接受他,他博士后出站之后以现在的履历很容易就能申请到C大的教职。

还有就是他被逼到走投无路,眼一闭心一横脖子一梗,反驳回去的话:“我喜欢的类型是知性温柔成熟而且身材好的大姐姐,你除了年龄比我大之外一条都不占。”

然后他感觉到扣着肩膀的手劲慢慢变松。右眼挣开一条缝,看到了达芬奇黯淡下去的眼神。

第二天下午,达芬奇踏上了归国的飞机,而自己借口发烧没有去送。

两周后,合写的论文见刊,两份样刊都寄到了罗玛尼手里,邮包上分别写着他们两个人的名字。罗玛尼的第一反应就是逃避,连拆都没拆,直接丢进了书柜最深处。

他并非对他毫无好感,也不是基于“对方无缘无故夺走了自己的初吻”这种偶像剧一样幼稚的理由,况且那也并不是初吻。罗玛尼有过几段轻飘飘如蒲公英一般的恋爱,因此,不如说他很抗拒陷身于一段稳定的亲密关系这件事本身,换谁来都是一样的。如果对方不是一直强调要留在C大,而只是要求春风一度的话,说不定自己还会答应。他一直知道自己外显的性格看起来普通,但究起内核,其实算是个怪人。

又过了三个月,罗玛尼收到了第一篇来自达芬奇的论文引用和实验反馈,此后便一直持续到现在。就算期间听说达芬奇又涉足了新的领域并很快取得了令学界瞩目的成果,只要自己还在发论文,这单方面的反馈就从没有间断过。

话说回来,虽然不会回信,但这并不妨碍罗玛尼想知道达芬奇的偏执到底能坚持到什么程度的心情。

 

本着奥尔加玛丽指示的“差旅费额度过剩,不花白不花”的原则,三个人下飞机后直接打的去市区的D大,先完成了与会者注册流程,而后在主办方提供的酒店中选了星级最高的一家入住。

开幕仪式明天早上才开始,会议持续两天整,罗玛尼的报告排在第一天下午。他很少参加国际会议,但他对于自己做的东西还是有些信心,因此并不慌乱。至于两个师妹,完全就是借着东风来异国做短期公费观光,身上一点担子没有,到酒店刚放下行李,匆匆吃过午饭,立香就拉着玛修,拎着相机迫不及待地上街游玩去了。

罗玛尼读本科时来过T国,在离D大只隔了两条街的E大待了颇长一段时间,对观光没有太大兴趣,只在吃饭时告诉了立香几个绝佳的摄影地点和不可错过的特色店面。他回到自己房间,检查了一下明天作报告用的投影,没发现什么大问题,想打个盹歇一会又睡不着。

不如趁现在有空,去街上给奥尔加玛丽和院长买点伴手礼吧。立香和玛修一定只顾着玩。对了,中午还跟他们说过晚饭自己在外面解决,不用管我。

罗玛尼这么想着,略微修整一下仪容,迈出了房间门。

 

晚上八点,刚吃过晚饭的罗玛尼独自在D大附近散步,偶然路过自己在这里时常去的酒吧。他抬头看了看跟记忆中相差不多的赭石色招牌,推门走了进去。

老板不知道变没变,只是酒保换了个更加年轻的,看起来像是兼工的大学生。他随便点了杯低度数的鸡尾酒,坐在吧台一角,默默打量着酒馆的布局和装潢。跟自己从前在这里时并没有太大差别。

他只是想要进来看看,酒没喝完,便打算付钱离开。可酒保告诉他,已经有人付过了帐,说着指了一下吧台的另一端。

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笑着看过来,冲他举了下酒杯。

罗玛尼皱了下眉。就在几小时前,他在商店里,在餐馆中,如果自己没有眼花,都看到过这个身影。不管对方出于什么目的,他觉得有必要跟她谈谈。

退一步讲,假如这是一场发生在异国的艳遇,那他没有理由拒绝。

父亲曾评价他,只学到了自己十分之一的本事,否则不至于这么多年没有固定的女朋友。

当时他暗自腹诽,正是因为不幸继承到了十分之一,所以对象才不固定。

两个人重新点了酒,转移到角落空着的卡座里。

近距离看,罗玛尼觉得,只用漂亮来形容这个女人,实在是有些过于轻浮。

“罗玛尼·阿其曼,能否有荣幸知道你的名字?”他觉得没必要周旋,直接自报了家门。

她看着罗玛尼,深褐色的长卷发垂在肩上,绀蓝色的眼睛闪着狡黠的微光。

“蒙娜丽莎。”

自称蒙娜丽莎的女人微笑着,左手托腮,右手端着酒杯,往桌上另一个杯子的边缘轻轻一碰,发出清脆的响声。

 

TBC


---

罗曼:我拿你当旁友,你却想泡我。我、我可是直男,不会“轻易”就范的。

然而达芬奇酱套路深似海。

关于研究方向部分,为了凑词我也是拼了。

石头梗复制自大卫的myroom对话。

有传言称大卫像的原型是达芬奇……

好像有严重OOC的样子。

下篇大概会过几天。


评论(7)
热度(76)

© 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