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搞偶,新坑老坑一起躺。
为什么不换号呢因为懒。

[帝韦伯] 独白

韦伯·维尔维特/埃尔梅罗二世的生(shou)日(gua)感言

 

突然想起来了就说一下,关于年龄问题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一年,就按fate主世界的年表往上做了个加法,毕竟我是个连自己的周岁虚岁都算不明白的智障,气到昏厥   

总之领会精神就行了


-

喝这瓶来自马其顿的酒,是不是有些过于奢侈了。

Rider,只在今天,我有一些很想要跟你说说的东西。

虽然你并不会听见。

偶尔也让我犯一次傻吧。

 

距第五次圣杯战争已经过了好几年。

说起来,在那之前,我还妄想过能与你再次见面,但因为种种原因,最终也没能成行。

如今想来,真是不成熟得很。

出于你也知道的理由,在整理那次圣杯战争的信息时,总是会莫名地多关注一些关于Rider职阶从者的信息。

所幸是一位不负此职阶的杰出的英灵。

据说她很喜欢阅读,在这一点上,应该会跟你有话聊。

而且,你没能达成的愿望,在她的身上得以实现。

 

另外,基于一些情报,我正在着手准备一件事。

已经有一段时间,不出意外的话,两年内就会有结果。

要是成功的话,大概再没有与你相见的可能了。

但即使这样,我也不得不去做。

如果冬木圣杯战争的真相真是如此,那它的存在就是对守护人理的英灵们的亵渎。

 

你大概不会相信,第四次圣杯战争的幸存者,到如今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第五次圣杯战争幸存的master中的一位,也成了我的学生。

不过身为日本人,她竟然对游戏一无所知。别的不说,这一点真是没法原谅。

 

话说回来,我做时钟塔的讲师也已经有好些年。

看着那些学生们一个个超越了我,成为我所不能企及的优秀的魔术师,偶尔也想过,年轻的你、正在成长中的你、还没开始征程的你,会是什么模样。

你曾经提到过,你年轻时也和我一样,是个小个子,这可是我想象不出的画面。

关于你的各种版本的传记都已经快被我翻烂了,我还是忍不住想亲眼见证,属于马其顿少年王子的无限可能性。

这大概是作为讲师的职业习惯使然。

现在的我,在某些领域,究竟有没有资格引导年轻的你呢。

如果真的有,比起我,你大概还是会更听亚里士多德的话吧。

 

对了,说到年轻的时候,有一件事,因为实在过于丢脸,我从没跟人说过。

即使现在有告诉你的冲动,但有可能明天醒来之后后悔也说不定。

丢脸的级别,大概就是,连格蕾听到都会笑话我的程度。

还是说说好了。

反正我最丢脸的样子你也不是没见过。

在我二十岁的时候吧,就是跟你分开不到一年后,我在旅途中曾到过波斯,在一户热闹的人家借住了一段时间。

你知不知道,你的名字如今还在当地时时被人提起。

当然了,并不是那种歌颂你的传说,伟大的亚历山大大帝征服了波斯帝国,迈出了成为世界霸主的一大步什么的。

你是作为反派出现喔。

当时是夜里,我正躺在客厅的地毯上,可那家的几个小孩一直哭闹不止,吵得我迟迟不能入睡。

他们的父母不堪其扰,板着脸冲他们说:“要是再哭,亚历山大就会来把你们都抓走。”

他们果然齐刷刷地停止了哭泣,不敢再发出一丁点声响。

你看,在你曾经征服过的土地上,你的名字用来吓唬小孩,还是很有一套的。

可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很想让他们继续哭下去。

我想让亚历山大闯进来,把他们抓走。

这样我是不是就能再看你一眼。

你会不会也能看到我。

你会不会和以前一样,单手把我拉上战车,带着我奔赴战场呢。

我知道这想法很可笑。

更可笑的是,这种想法到现在也没有停止过,可真是没出息。

但还是忍不住想,如果真是这样,你看到现在的我,第一句话会说些什么。

会褒奖我的成长吗?我这几年可并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功绩。

还是对我说,这小子除了身高之外,别的地方都没什么长进。

其实我倒觉得,你首先会问我,提督大战略现在出到了第几部吧。

然后第一时间全部通关。

这可真像是你会做出的事情。

 

伦敦的天已经快亮了,一个人在夜里絮絮叨叨的,连我自己都觉得十分聒噪。

不过,你在英灵座上,应该也不会听到。

那我就说下去了。

其实,如你所知,我平日里就是个满腹牢骚的人,在这一点上,现在的我和年轻的时候没什么区别。

但像这么伤春悲秋,还是第一次。

没办法,今天的日子实在特殊。

哦,并不是那种每年都有的可笑的生日。那种日子,除了用来提醒我的一事无成之外,毫无感慨的必要。

但今天是个例外。

今天是三十四岁的生日。

Rider,当年的胆小鬼,已经比你离世时还要年长了啊。

第四次圣杯战争结束至今,每一天的时光,都和我眼前这份连系着你我的圣遗物一样。

是我偷来的。

可偷来的又怎么样呢。不管是你认识的韦伯·维尔维特,还是你所不熟悉的君主·埃尔梅罗二世,都还有未履行完的责任。

与你分别以来,我一直在追赶着时间。

但是,就算老天再赐给我几个三十三年,我也无法及得上你在短暂的一生中所创造的伟业。

至于能否达到能与你并肩驰骋战场的高度,能否配得上你曾经赊给我的荣誉,能否共有你所看到的景色,在得到你亲口认可之前,我也无从得知。

作为一介三流魔术师,我在英灵座与你相遇的几率是零。

但就算是徒劳,在活着的时候,我也不愿浪费哪怕一秒的光阴。

即使是圣诞夜的庆典,对我来说也毫无意义。

我不必向其他的神祈祷。

 

吾主,我的信仰是你。

 

 

2009年10月3日  时钟塔  韦伯·维尔维特


评论(4)
热度(182)

© 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