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搞偶,新坑老坑一起躺。
为什么不换号呢因为懒。

[达芬奇罗曼] 国际会议

之 Bonus track

突然掉落的小剧场两则。


前文在这


---

01

室外寒风凛冽,室内温暖如春。

“你是想要女生的蒙娜丽莎,还是男生的达芬奇呢?”

被问到的人把乱蓬蓬的脑袋埋在层层叠叠的被子里。

“我可以选择是女生的列奥纳多吗?”

“理由?”

“女生的列奥纳多长得漂亮,身材也好,还可以替我做完学院里所有的工作,这样我每天只需要躺在被炉里吃吃喝喝上网摸鱼就可以了。”

“还真是够理直气壮啊罗玛尼,就算你的志愿是当米虫,也该适可而止一点。偷懒是要付出代价的,你知道的那种代价。”

“所以我才选择女生的你嘛!”罗玛尼背脊发凉,身后某处不禁一痛,但还是忍不住小声抗议。

“喔?是什么给了你‘达芬奇酱是女生的话罗曼就有翻身的希望’这个错觉?”对方话语中的温度骤然降了下来。

“欸??不是这样吗?你费了这么多工夫研究人偶技术,把自己改造成现在这种两副身体随意切换的状态,难道不是因为我吗?!”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那样子完全是我的理想型啊,罗玛尼偷偷想。

“一部分理由确实是为了你没错。喜欢温柔知性身材好的成熟漂亮大姐姐,你曾经这么对我说过,我记得一清二楚。”达芬奇笑着摘下眼镜,把刚系好的衬衫扣子一颗颗慢慢解开。

“至于另一部分,那副身体也是算是我的作品,出自天才之手的究极的美,还真是让我无法放弃。”

“可是呢,正是因为这样,我现在反而更想看看你在这份美丽下被折磨到痛哭的样子喔。”

“所以啊,罗玛尼君,”

年轻的助理研究员哑口无言,眼睁睁看着雕像般俊美挺拔的青年变成油画中姿容秀丽的女性,不变的是笑容中可怕的侵略感。一只从没见过的机械手掀开自己身上唯一的遮挡,温暖的身体卷进了被子,而冰凉又危险的触感沿着胸膛一路滑到小腹,抵达更加隐秘的地带,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直达大脑深处的颤栗。

“如果你的愿望仅仅是明天不想上班,那我大可以满足你。”温柔的女声在耳畔响起。

 

当初死乞白赖当斯托卡又处心积虑套路我六年的人,明明是你吧列奥纳多?

为什么现在反过来是我被制裁?

凭什么啊……

以上,是存在于失去意识前的罗玛尼脑中最后一丝清明的念头。

 

---

02

转年三月,又到了一年一度申请国家魔术科学基金的季节。

身为一个研究员,达芬奇本该和罗玛尼一样,萎在电脑前焦头烂额忙申请,此刻却悠闲地坐在咖啡厅窗边沙发,跟玛修、立香以及奥尔加玛丽一块,享受下午茶时光。

“我们……把罗曼师兄一个人丢在实验室,自己跑出来玩,这样真的合适吗?”

“玛修,如果你是真担心他,那就回去陪他一起写本子好啦?”立香拍了拍玛修的后脑勺。

戴眼镜的小姑娘立刻不说话了,低头小口啜饮杯里的杏仁茶。

“这倒不用你们操心,他只是前一阵子拖延症发作得厉害罢了。虽说不到最后一刻绝不动手,但人最深处的潜能总是会被越来越近的死线给逼出来嘛。而且,写基金的这点本事,罗玛尼还是有的,我很相信他喔~”

“听说罗曼这两天连觉都没怎么睡,把实验室当成家。而且,他那种吃火锅都恨不得涮蜂蜜水的人,竟然沦落到靠干嗑espresso度日。光是这星期,茶水间的咖啡胶囊就已经补了两回了。”奥尔加玛丽悠悠地说,“达芬奇你还真是看得下去。”

“当然是为了让他长点记性。要不然,他现在留了校,这种事情以后多得是,要是次次都拖到最后才做,他自己也吃不消。”

“话是这么说,”奥尔加玛丽笑道,“可你私下里还不是早早就写好了他的那份本子,是怕最后万一出了什么状况,给他救火用的吧?”

“啊??那这样的话,算上你自己的,和挂在院长名下的,达芬奇你一共写了三份基金?”立香一哆嗦,一叉子叉在蛋糕上,奶油小兔子被戳出三个洞。

“嗯哼~”达芬奇一脸轻松。

“一般的老师写一份就要死要活了,你一下写三份,内容还都不同。更何况万一都中了的话,别忘了申请一时爽,结题火葬场啊达芬奇老师!”

“没那么严重喔立香。虽然看起来是三个完全不同的方向,但是除了罗玛尼自己要申请的那一份之外,其他两份也就是看起来大相径庭,实际原理和操作部分是有不少共通之处的,只不过我写得玄了点,自信一定让魔术协会那帮家伙看不出来而已。这样一来,做一份工,拿双份钱,我奖金多了,学院成果有得写,你们的劳务费能加倍,皆大欢喜不是吗。”达芬奇轻轻搅动红茶,桌上萦绕着清爽的佛手柑香。

立香:“这怎么听都好像是你的生财之道……”

“对了达芬奇,你公司进展怎么样了?”奥尔加玛丽问。

“我现在只负责核心技术方面的事,其他的请了做职业经理人的朋友过来打理。上个月谈成了F市的一个政府项目,也算是一步步走上正轨了。”

“达芬奇酱在外面开了公司?现在学校的老师还可以这样吗?”

“可以的噢,不如说,这两年不管是魔术协会还是普通的官方机构都在推进这个过程。跟几十年前相比,风向不一样啦,你们也能感受得到吧,现在的魔术界早就不再奉行神秘至上那一套,表里世界也没那么泾渭分明,魔术也算是变成了半开放的研究学科。有些学科甚至乐意招收毫无根基的普通人,毕竟有那种,嗯……虽然魔术回路质量差,但是十分擅长研究和教学的魔术师在喔。而且现在的普通社会,不管是官方还是民间,都更愿意接受魔术系统在日常社会中的应用。所以呢,魔术协会比也就比以往更加鼓励实验室里的魔术研究成果和应用产业之间的转化,这就需要学校之类的研究机构与社会生产方的合作了嘛,我的公司也是背靠着学院的名头才开得起来。”

“那现在兼顾学校科研和公司两边,还有个罗曼师兄那样的恋人,会不会很辛苦啊?”

“说什么呢,身为天才的我怎么可能会为了这种琐事烦恼。都是以前稍微涉猎过的领域,从军工到医学,论文专利以及产品,一套成果的归属权都在我自己这里,现成的东西直接包装一下拿出来卖,当前这块刚刚起步,又是垄断产业,只要我想,随时可以坐地起价。商业谈判有专人负责,招牌是学院在打,我在必要的情况下露个面就行。再说了,”达芬奇忽然笑得高深莫测,“就算辛苦一点也是正常的,毕竟,家底攒厚一点,才能把你们亲爱的师兄娶回家嘛~”

玛修悚然一惊,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难道自己之前把什么东西搞反了。

她看着面前低眉浅笑的洋装美女研究员,拿胳膊肘捅了捅立香:“前辈,达芬奇酱刚才说的……是……我没听错吧……”

立香却毫无反应,只直勾勾地盯着达芬奇,嘴里喃喃道:“奸商……达芬奇酱……彻头彻尾的奸商……”

奥尔加玛丽一脸无谓地回道:“我说玛修,你不是第一天认识达芬奇,更不是第一天认识罗曼,也不至于迟钝到现在才发现他们两个的相处模式吧?娶怎么了,这不也挺好的吗?”

达芬奇道:“哎,都差不多啦。与其纠结这个,不如先考虑下今晚吃什么。听说街对面新开了家泰餐,说不定能赶上开业酬宾喔。”

三个年轻姑娘的注意力马上被转移过去,叽叽喳喳开始商量待会儿的目的地。

达芬奇拨弄着布丁上的盐渍樱花,心里想着另一个不在场的人。

再过两天,河道旁的樱花大概也都该开了吧。

等罗玛尼忙完这一阵,带他去看花吧,虽然他到时候多半会抱着自己的大腿哭喊着要睡觉不要出门就是了。

不管怎么样,这将是他们两人共度的第一个,鸡飞狗跳的春天。

-

评论(7)
热度(84)

© 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