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搞偶,新坑老坑一起躺。
为什么不换号呢因为懒。

[卜鬼] 小师兄(四)

短小。都8月了我还会被4月的动图虐到。

-

09


自从王琳凯换了一头黄色的小卷毛,天天在走廊里蹦跶,任谁看了都想摸一把,但是迄今为止只有一个人成功过。


“凭什么他卜凡能碰,我们就不行?”

第六次出手未果的徐圣恩发出了惨烈控诉。

“我打不过他!”王琳凯一个滑步躲开魔掌。

“你是打不过他。”徐圣恩气不过,“说得好像你能打得过我们似的。”

“老潘你最近特别嚣张你知道吗?我就是不打,打架一点也不酷我跟你说。再说打不过我就跑呗,跑得比你们快就行了。”

“这倒是真的,跑的是挺快,就还是人卜凡腿长,俩人天天一个跑一个追,追上了就是一顿捶,跟动物世界差不多。知道的是你没事儿凑上去撩火,不知道的以为你俩得谈恋爱呢。”

“他打我我干嘛不跑啊,我又不傻。”王琳凯有时候嘴皮子动得比脑子快,说着说着突然捕捉到一个了不得的重点,“不是,老潘你你瞎说啥,谁、谁谈恋爱了!!!!!”

徐圣恩本来随口胡诌而已,没曾想得到如此大的反应,像是揣在裤兜里的一响小鞭炮毫无防备地炸开,当场震得他大脑宕机。


“谁?谁谈恋爱了?快讲讲。”秦奋一下子推开门,一脸求八卦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表情。

“谁爱谈谁谈!你一把年纪,你该谈恋爱了!我前天还听见你妈打电话催你相亲呢!”

王琳凯飞一般拎起书包就逃离了现场,在楼梯口差点跟人撞了个满怀,本来就低着头,慌里慌张地连人都没看清,胡乱道了个歉就奔下楼跑了。

半路上才想起来,那个身高高到平视都看不见脸的人,除了卜凡也不会有谁了。


徐圣恩花了两分钟才解除石化状态,跟扒在门口的秦奋面面相觑。

“你咋在这儿呢?”

“我正坐自己位子上改论文,听见有人喊谈恋爱,就过来了。到底什么情况?”

秦奋所在的办公室跟他们同一楼层,但还要另拐一道弯,斜得不能再斜了。


纵然王琳凯一向闹腾得全走廊都来敲过他们这扇门,但跟他同门快三年,徐圣恩以为自己差不多习惯了那极具穿透力的音量,可刚才那一嗓子仍是嚎得他鼓膜到现在还在疼。

“我觉得,这事儿好像,不太对劲。”



那天过后,他们教研室即使所有人都在,也是出奇地安静。平时话最多的那两位都背对着背各忙各的,王琳凯又回归了当初昼伏夜出、在正常时间段里吃顿普通早餐都能发个朋友圈出来炫耀一通的诡异作息,就像刻意避开跟卜凡同路通勤似的。


灵超在教研室待的时间最少,可也察觉出了不对,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冲徐圣恩使眼色,而徐圣恩只眯着眼睛冲他摇头。

为了缓解气氛,灵超竟然破天荒地掏出了平时珍藏的、碰都不让别人碰一下的糖罐子。

“凡哥,你吃咖啡糖吗?”

卜凡问他有没有菠萝味的,灵超在罐子里翻了一通,“有草莓和苹果的。”

卜凡说那我就不要了。

“小鬼哥,抹茶的棉花糖你要不要?”

小鬼先是往卜凡那看了一眼,手上没接,也冲灵超摇头。

灵超半懂半懵,几天前两个人还为互相甩锅到底是谁动了他的糖罐子而演了一整集猫和老鼠,这会儿倒一个两个都反常地客气。徐圣恩又什么都不说。灵超干脆不去费这个脑子,抱着糖罐子坐了回去,拆开那颗棉花糖自己吃了。


有些事一旦发现了苗头,思路就很容易如同脱缰的野狗般一去难返。曾经那些徐圣恩习惯了的日常,现在看来全是草蛇灰线的伏笔。时间将大脑记录的影像再加工呈现,究竟还是不是原来的样貌,谁都不知道。


徐圣恩想起上个月某个无聊的夜晚,他看王琳凯和卜凡两个人steam都在线,于是发了个邀请。等了十分钟没人回,微信敲了十分钟,还是没人回,干脆下楼去敲他们的门。

大门没锁,小门掩着,男生宿舍没什么顾忌,他想也没想就大摇大摆走进去了。

然后他看见屋里的卜凡屈起一条腿架着速写本,靠床沿坐在地上,王琳凯就在床上蹲着,从背后揽着卜凡的脖子指点他打草稿,偶尔还要扶着手改两笔。


那时候王琳凯刚拆了脏辫,徐圣恩没太看习惯,人抬头说话了他才反应过来那是王琳凯,而不是卜凡领回来的小女朋友。

“老潘,你正好来看一眼他作业。我这师弟不争气,手绘太差了,脑子也不行,我救不了,神仙才救得了。你以前美术生,你是神仙,奶他一口呗?”

“潘老师,不是,徐老师,对,救救孩子。你现在在我眼里显得特别高大你知道吗?”

现在回想起来,徐圣恩认为自己当时绝对是被夸飘了才没意识到现象背后的本质,从而未能及时逃离现场,反倒将无聊的夜晚从虚拟跳伞训练变成现场美术教学。

换个角度思考,自己某种程度上还是挺厉害的,帽子捂得那么严实也能在夹缝里发光发热。


他很想把自己的内心戏整台端出来,找一个或两个人共享。卜凡是这出戏码的主演之一,首先排除。周锐这几天神出鬼没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灵超又有点小。最后只剩下秦奋。


王琳凯临出门去外地开会前收拾东西,发现还缺一支投影仪激光笔,想起来秦奋那边好像有一个,便跑过去他的办公室借。

秦奋戴着耳机不知道跟谁在话筒里聊天,背对着门,王琳凯看不见他表情,但能看见他巨大的电脑屏幕上,画了一只穿着貂的墨绿色霸王龙,加一个梳辫子的小怪兽头。

要命的是中间隔了颗饱和度极高的粉红爱心,上面还挂了一条金链子。

王琳凯两眼一黑,心脏砰砰狂跳。腿也跟着跳。

“太土了秦奋!怪不得这么多年毕不了业,什么学术追求还家里有钱耗得起,你压根你就是审美不行你知道吗!”


大喇叭穿过话筒,传到秦奋的耳机那头。徐圣恩更加想要问个究竟,可王琳凯没给他留这个机会,隔天一大早就拎着行李箱出差去了。

-

tbc


我的天哪可快点谈起恋爱吧我要被自己拖fong了。

评论(3)
热度(57)

© 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