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搞偶,新坑老坑一起躺。
为什么不换号呢因为懒。

[卜鬼] 小师兄(五)

cue了一点点洋灵。


-

10


大学路是个神奇地方,横扫同城榜单的网红甜品店、即使降低门槛也仍然拒人于门外的潮牌折扣店、学生自发组织的创意集市、只收现金的本地面馆和专做学生生意的外卖餐厅在同一条街上和平共处。

王琳凯出差的第二天,周锐喊了剩下三个人,跑来十字路口的一家湘菜馆吃饭。


“我遇到难题了兄弟们。”周锐面色严肃,“灵超最近情况不对。”

“我弟咋了?我看挺好的啊?能吃能睡能皮。”

“卜凡你行啊,这就成你弟了?那你弟都要被人拐跑了你知道吗?”

“灵超被拐?谁能拐他?卖糖的吗?”

“我喊你们来这就是想让你们看这个。街对面路口,我两点钟方向。”

周锐的表情严肃得像谍战片里对接的特务。

三个人齐刷刷地回头伸脖子,往周锐描述的方向看。

“哎哎哎转回来转回来,太明显了,容易暴露!你们听我指挥,一个一个来,卜凡你先。”周锐忙不迭地制止了他们过于不专业的举动。

几个人嘴上说着不就看一眼,又不是拍戏,你至不至于,但还是乖乖听了周锐的指挥。


卜凡回头看向斜对面十字路口处,是家书店兼咖啡馆,门口支着几架大阳伞,摆了几张露天的小圆桌,一个戴眼镜的男人伸着双长腿倚在边上看书。

“你看,灵超最近在那家书店兼职,那男的是老板。你们说是不是看着不像好人。”周锐一脸的操心相。

卜凡拍着桌子往椅子上一靠:“那不木子洋吗?我朋友啊,认识好几年了都,去年夏天我搬进宿舍前还在他家住过一段来着。再说灵超也没在里边吧?”

“他今天有课,在这没班,我才敢领你们过来。”

一听到八卦主角的名字被道出来,秦奋和徐圣恩也连忙往书店的方向看过去。

“这咱学校知名编外人员,大学路少女心收割机。周锐你不认识?你是不是从来不刷学校论坛?”

“谁?他?少女心收割机?”

“是不是你自己看呗。”

秦奋划开手机,搜索了一个页面,递给旁边的周锐。

“《已成大学路男神偶遇汇总帖—0503更新图书馆侧门喂猫图》”

周锐盯着手机上的大字标题皱着眉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念,“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当代大学生都这么无聊吗?喂个猫就能当少女心收割机,我还喂过健身房旁边的那俩傻狗呢,怎么没人这么叫我?”

“拉倒吧周锐,还收割机,你对自己有什么误解?是不是不知道自己是八号楼直男斩。”

八号楼是他们宿舍楼,传说除了一楼的阿姨外,平时连只母苍蝇都放不进去。

“徐圣恩你说啥你再说一遍??”

“我们宿舍六个人,刨去我,仨人手机里都存着你照片。”


徐圣恩也掏出手机划拉,翻出另一个帖子递给周锐。

《六年了,我怎么才发现学校有这种级别的神颜》

“看时间好像是你带着舞台妆从学院迎新晚会彩排回来的路上的被人看见了。”徐圣恩补充道,“我都不忍心给他们几个看你在宿舍穿拖鞋披头发打排位的时候我偷拍的照片。”

周锐左右手各一个手机,两座几十页高楼一个大型直男出柜现场,一个午夜盘山道高速飙车,他感觉自己短短几分钟内已经有了精神分裂的前兆。

他选择先把徐圣恩的手机扔回去,然后眯着眼睛认真翻了十来页,从楼中楼里扒出一张木子洋开车门的图,挨个按在他们脸上强制观看。


“哎!哎!你们看看,就这车,是他的没错我第一次看见他俩在一块就是灵超上他车,上礼拜又看见一次。别往门口看了今天周四他一般不开过来。”

卜凡捉住了话缝:“偶遇的话你这次数是不是有点嫌多了?木子洋哪天开车哪天不开车你咋也知道?……等会儿,你这俩礼拜天天神出鬼没的,不会一有空就跑过来盯梢了吧?”

周锐的眼神开始龟缩。

“哎,你说你猥琐不猥琐。以前小鬼跟我说你贼眉鼠眼我还不信,替你说了多少好话,你就这么对我,就这么对灵超。还当代大学生闲,我看当代大学生辅导员也挺闲。初中班主任抓早恋就算了,人都上大学了你还操这份心?”

“谁早恋?不是,你意思是灵超跟那男的……谈恋爱?”

卜凡单手扒着椅背,冲周锐快掉下来的下巴点了点头,表示默认。

“那不是更被骗了吗?灵超才多大,那男的多大,就这种社会上的老油条,骗起小孩儿来还不一来一来的?”

“还老油条,你好意思说别人。木子洋比你小两岁。”卜凡说。

秦奋在旁边笑得特别大声。


“我知道你关心学生,可当老师的也不用太操心。灵超是不大,但是挺有数的,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自己心里门儿清。”

“你也太护着他俩了。我看你不像替朋友说话,卜凡,我看你现在像是感同身受。”周锐动用比少女心收割机多了两年的人生经验开始分析,灵感突然闪现,“就是那种自己也在谈恋爱的感同身受。交代一下,你是不是也有情况了?”


秦奋和徐圣恩面对面坐着喝茶水,同时喷出一道弧线,连在空中是一弯桥,洒在桌子上成了银河。



11


王琳凯在北京的五天过得一点都不踏实。

才五月份,华北倒比南方还燥热一些。上次来还是冬天,跟卜凡一块,地点竟还是同一个会展中心。他在分会场里跟同行讨论作品和技术,午餐时间被导师戴上乖小孩的面具扮优质展品跟人客套,晚上和在当地工作上学的不同朋友约着泡吧喝酒,脑子里冒出最多的一句话是,卜凡在的话会怎么样。


但其实他很清楚,自己会这么想并不是因为自己真的会无助到每件事儿都需要卜凡的意见,而是徐圣恩那句话让他意识到,他和卜凡的相处是每天24小时的密不透风,快一年来的每段经历或多或少都有他的参与,短短几天的抽离中依然有惯性。

王琳凯仔细想了想,按自己平常的性子,换个对象或许不出两个礼拜就无聊透了,但跟卜凡却没有,反而无知无觉乐乐呵呵地过了这么久。

当另一个人不留痕迹地融进包括吃饭睡觉和呼吸的每一个间隙,就很难意识到其中可能存在的一点特殊性。


这天晚上没局,导师也放了他一马。北京时间 22:00,王琳凯一个人瘫在酒店床上思考人生。

手机消息提示音响了,微信对话框里是卜凡发来的吃鸡邀请。

他出来开会这几天,天天晚上卜凡都要邀请一遍。前几天他人都在外面,直接如实报备行程。这会儿盯着手机屏幕才琢磨起来,卜凡放着他宿舍里那高配台式机不用,见天儿的非得跟自己在手机里跳什么伞。


临来北京的前几天,王琳凯刻意地错开能和卜凡产生交集的时间,就像在中学时代,越多的人觉得你们两个人有点什么,就越要故意表现出来像是没什么,但其实拙劣的演技根本瞒不过围观群众的雪亮眼睛。


可实际上,趁人不注意的时候,他总要往卜凡那边偷偷看过去两眼,躲闪又试探,越是忍着不说话就越是有一万句憋在喉咙里。王琳凯装了两三天云淡风轻,内心狂风暴雨,最可气完全看不出卜凡的态度有任何变化,反而自己一天比一天像只充气的海胆。拖着箱子赶飞机的路途中,恍惚间甚至以为自己在逃命。


所以凭什么你找我打游戏我就得跟你打,我是你谁啊?

纵使小王此刻百无聊赖,也不想轻易遂了卜凡的心愿。可到底还是心烦意乱,几行借口在输入框里删了打打了删,拖了十分钟最后只故作高冷状回了一句“在忙。”

对,还带个句号,显得冷静又客气,装得像真的在忙。

小王捧着手机感到满意,想象着卜凡看到消息吃瘪的表情,按了发送。

他嘴角还没来得及完全张开,屏幕上瞬间多了个极短的对话框,里面装了个“噢。”

回的这么快,怕不是对面一直捧着手机看着聊天框等回复。

王琳凯盯着手机凝固了三秒,把它从床尾扔到床头,仿佛急于甩脱手里的定时炸弹,却碰到了枕头边蓝牙音箱的开关,墙壁上的反光一瞬间变得迷幻不已。


“两个人像在演喜剧。

一个在东,一个在西。”


王琳凯像守门员扑球似的去扑蓝牙音箱,差点整个拆了才让它成功闭嘴。

可别唱了你,后面歌词越唱越不对劲。

什么人闲得没事儿分分合合,矫情不矫情。


不知道是一下子扑得太急还是怎么,王琳凯气血上翻,心跳得扑通扑通的。

卜凡到底怎么想的?难道就眼睁睁地看了十分钟手机屏幕里的“对方正在输入……”?


思考人生和卜凡这件事儿,比赶稿还耗脑子,他这辈子没遇见过这么难琢磨的课题。晚上没人管着,王琳凯又一次没吃晚饭,饿着肚子迷迷糊糊地抱着小音箱睡着了。

梦里全是他和卜凡趁灵超不在的时候摸人家糖罐子里的星球杯吃,塞了一嘴巴的饼干和巧克力。

甜得要命。


-

tbc


评论(13)
热度(53)

© 追夜 | Powered by LOFTER